宏大敘事要演給誰看,這是一個問題

原文: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8623419/answer/1482699029

作者:謝左右

原問題:如何看待“好!很有精神”這種舊日本軍隊梗的流行?

年輕人很苦,非常苦,不僅僅是物質上的,還有精神上的。生活中的快樂太少,好的作品太少,只能往前找,甚至要自己製作,才能有點樂子。

現在的很多文藝作品都是資本家做出來的屎,你只能在A屎或者B屎中選擇,就像這樣。我不明白,上海人民做錯了什麼?要被這樣折磨?

而官方呢,又是與屎共舞,為屎作倀

基本上當代的年輕人已經無法從宏大敘事中獲得任何參與感。說人話就是,主流敘事已經拋棄年輕人很久了。所以越來越多的肉食者開始發覺,根本搞不懂年輕人在想什麼。為什麼上一代慣用的宣傳策略,官方的文化產品,這一代人根本不買賬,然後搞出一堆宣傳事故

因為他們不把所有人當人,只把一部分當人。就像是B站宣傳的“後浪”,有能力像後浪一樣生活的年輕人萬中無一,去被拿來代表年輕一代。

從那個五四宣傳片里看起來,隨著時代發展,國家進步,當代青年都過上了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玩就玩,有夢就追的理想生活,可以自由的玩單反,開跑車,高空跳傘,花式潛泳,在歐洲旅游拍vlog……

我第一次看還以為他媽的美國才是發展中國家,偉大復興早就實現了……

然而現實是什麼,舉一個行業的例子,《2018年外賣騎手生活報告》顯示:中國700萬外賣小哥,碩士及以上學歷占1%,也就是說有7萬碩士在送外賣;本科占3%,也就是21萬,合計本科以上學歷28萬人。

而這個行業的現狀是,平均2.5天就有1名外賣小哥傷亡!

這他麼現實這麼沉重,誰能浪的動?

七萬人經過二十年的系統化教育,然後出來跑腿送菜,本質就是產業升級失敗,沒有產生更多的高端崗位,導致大家都在低質量的發展狀態中惡心循環,然後官宣動不動裝傻白甜,問年輕人為什麼不努力,為什麼這麼佛系?

我呸,這還不夠努力麼,您能給條活路麼?

大肆宣傳無私奉獻,卻對996視而不見;歌頌資本家創新斂財,對勞動者保護隻字不提;用到你的時候說是年輕人多,都是人口紅利;用不到的時候說“不想996就滾,外面有的是人願意乾”……

OK,fine 既然沒有共識,那就分道揚鑣。

你宣你的龍之夢,我玩我的圈地自萌。

經歷過和主流敘事同頻共振的那一代人無法理解——年輕人為什麼不積極響應組織號召, 鬥志昂揚,而去玩這些看起來毫無意義的事情,並且痴迷其中?

如今大型資本基本把持了各個行業,年輕人要麼去當乾電池,等榨乾被扔出去,要麼直接躺平。也沒有任何能力去響應主流敘事,去理解那些所謂的“偉大事業需要一百年”

年輕人也無法正常的表達,要是去討論一些嚴肅的,重要的事情,比如怎麼創造一個更好的社會,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壓力,讓你閉嘴。你知道我說的是什麼。中文網際網路過去像養蠱一樣養了二十年,最大的危害並不是杠精,或是低質量的辯論,而是所有人都在陸續沉默。新的,反應社會現實沖突的作品越來越少,幾乎絕跡。

年輕人無法對群體的生活發表看法,而表達又是所有人的天性

年輕人不能上桌參與討論正經事,那就只能去找點不正經的,不然要被憋瘋了

所以為數不多能做的表達渠道,就是解構,解構一切。用荒誕表達嚴肅,用虛假演繹真實,用順從表達反抗。畢竟絕對的順從,就是絕對的反抗。

這也是中文網際網路的奇觀,大家像是被關的太久的猴一樣,沒有新的玩具,就把之前的東西拆開重組,構成新的歡樂源泉

年輕人變成了邊緣人群,就會產生主流看不懂的邊緣文化

“很有精神”“黑人抬棺””安敢在此饒舌“都是這種場景下應運而生,如果追問下去,會有一百個同類問題

現在去打開B站的鬼畜區,大家已經開始重新解讀奧特曼了,包括但不限於

”奧特曼為什麼抑鬱,人類還有希望麼?“

”【伏地魔X林黛玉】伏黛CP向 第三年的見異思遷“

”諸葛亮和王司徒的經典傳唱“

”B站鬼畜寶藏歌手雷軍“

………………

沒有好的文藝作品,我們就自己創造。沒有好的創作環境,我們就去以往的作品中回顧

你會看到那些或是古老,或是經典,或是不知道從哪蹦出來的熱梗,像煙火一樣,讓年輕人獲得瞬間的快樂,然後迅速的消失。觀眾們都在哈哈大笑,卻不知道笑什麼。

拆解,再重組,就是一切

偉大事物需要一百年,卻沒人短暫的關心我們一下。

這是年輕人為數不多的快樂,雖然也會像黑人抬棺一樣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馬上就會有新的,更神奇的空耳,更荒誕的組合,更好玩的熱梗傳遞到社會上。

單純理解一個梗的流行沒什麼意義,甚至創作他的人也說不出為什麼火,就是好笑。這一類創作的本質是一個無聊的年輕人,在翻閱以往的文藝作品中,發現了一個好笑的點,加工出來,被一群壓抑的年輕人發現其中的荒謬和快樂,繼而引發的群體狂歡。

現實中越是充實的人,就越無法理解我們在其中獲得快樂像上一代人一樣,享受工作的成就感,獲得感,戀愛的快樂,家庭的快樂,代價都愈發高昂,所以未來這種低成本的娛樂方式,會吸引越來越多的年輕人。

這才是真實的後浪:面臨著高房價,面臨著巨大的生活壓力,面臨著消費主義的侵蝕,面臨著失業的痛苦,卻像等待戈多的塞繆爾·貝克特一樣,創造自己的荒誕派戲劇,自己娛樂自己,我覺得很了不起。

很有精神!

日本年輕人如果有的選,沒人願意當平成廢物,費盡心機從遠古作品中挖掘快樂,現充它不香麼?

未來還會有更多大家看不懂的熱梗出現,荒謬是大家共同選擇的色調

把蛋糕吃完又舔盤子,還要求沒吃到的人繼續做,天下沒有這麼好的事,先生們。

張華考上了北京大學生物系,李萍進了華為寫程式,我在基層當公務員,我們都有光明的前途,偶爾在鬼畜評論區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