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如何反抗

技術和設計不一定能讓世界變好,但反抗可以。只有反抗可以。反抗不是流血,自然更不是請客吃飯。反抗是:支持妳的家鄉方言,嘗試和老鄉用方言討論一切問題——尤其是那些用方言說會很違和的話題。去調查那些不知道該怎麼寫的字;盡量少用微信。完全不用可能很難,但工作以外完全不用應該不難。此外,可以在您的公司、小組、友人、互助會間實行每周一次或數次的「無微信日」,作為一種精神排毒練習;...

閱讀全文

絕對中立只能存在於絕對閉嘴之中

相比於要求內容產出者「中立」,更實際更有效的是讓他們能保證產出的是「真實」即可。 哪怕產出的只是「部分事實」,也是足夠的。一方面事實本身就有不同版本 (基於不同視角),讓誰來說也說不完;其次只要有足夠多的部分,也是足以拼出全貌的。 而此時具體屁股坐在哪,有沒有收錢,關系沒有太大。絕對中立只能存在於絕對閉嘴之中。 相關資料:【回形針PaperClip】和 10 個批評者一塊聊天

閱讀全文

宏大敘事要演給誰看,這是一個問題

《2018 年外賣騎手生活報告》顯示:中國 700 萬外賣小哥,碩士及以上學歷占 1%,七萬人;本科占 3%,二十一萬人,合計本科以上學歷二十八萬人。七萬人經過二十年的系統化教育後出來跑腿送菜,本質原因是產業升級失敗,導致大家進入了高速內捲化。於是巨集大敘事開始發問:年輕人為什麼不努力、為什麼這麼佛系?在大型資本把持各個行業的局面下,年輕人要麼去當乾電池,等榨乾被扔出去,要麼直接躺平。年輕人無法正常的表達一些嚴肅的、重要的事情,有各種各樣的壓力,讓你閉嘴。而為數不多能做的表達渠道,就是解構,解構一切。用荒誕表達嚴肅,用虛假演繹真實,用順從表達反抗。絕對的順從,就是絕對的反抗。拆解,再重組,就是一切。本文大約 2000 字

閱讀全文

FastAPI 誕生的緣由

如果不是基於前人的成果,FastAPI 將不會存在。在 FastAPI 之前,前人已經創建了許多工具。在嘗試使用這些不同的框架,插件和工具來解決 FastAPI 涵蓋的所有功能的過程中發現,有的時候,沒有更好的辦法,除了……從以前的工具中汲取最佳創意,並以最佳方式將它們組合起來,使用以前甚至沒有的語言功能(Python 3.6+ 的類型提示),這就是 FastAPI。本文大約 5000 字。

閱讀全文

網際網路是人類歷史的一段彎路嗎?

2007 年 1 月,喬布斯在舊金山馬士孔尼會展中心的舞臺上發布蘋果公司第一代智能手機 iPhone 時,雖然行業、媒體與消費者的“沸騰”程度遠超於之後的任何一次消費電子領域的發布會。但沒有人意識到,蘋果公司開啟的是自蘇聯解體以來,人類消費科技的最後一個技術奇點。在 iPhone 面世的 10 年裡,再沒有一款產品,像智能手機那樣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工作甚至是社會運作方式。移動網際網路是網際網路的二次爆發,也是網際網路這一次技術革命的尾聲,它將網際網路給人類社會帶來的變革推向了最大化。隨著移動網際網路的全面普及,在這之後的每一天,網際網路能給整個社會帶來的收益都是更少而不是更多。當下網際網路唯一的問題是:這一輪技術革命,結束了,我們怎麼辦。本文大約 40000 字,閱讀需要 102 分鐘。

閱讀全文